快捷搜索:

任性的抗日神片,士无贪生之念

2019-10-04 21:35 来源:未知

       一场世纪大海战,在一部影片中反映概貌,在这一点上,此影片是成功的。
       问题是兵力如此悬殊,朝鲜海军为何还能得胜?从影片得来的信息,做点儿个人分析:
       一是朝鲜海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在整场战斗中,时间差掌握的都较好(可能是影片的虚构,也可能是历史的巧合),这大概也是历史的偶然性因素。而地利,李舜臣是看洋流,询问老者,掌握地形。日本人似乎没有做这样的功课。人和方面,朝鲜军民同仇敌忾,民众不断配合、帮助军队作战。对比中国的甲午海战,真能把人气哭!
       二是主帅的作用不可小觑。整场战斗的前期,李舜臣的帅船独撑危局,他要完成一项属于主帅的艰巨任务:让“恐惧转化为勇气”,因此,不管前期打得多艰难,他一直在坚持。坚持到这种转变到来,胜利的曙光就会出现。《孙子兵法》说:将者,智、仁、信、勇、严也。李舜臣在战争中将此发挥的淋漓尽致。
       三是从战法上看,李舜臣先是烧掉兵营,此乃破釜沉舟之举;在血岛边上又“背水一战”(实际是背岛一战);一次又一次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终于唤醒了其他怯战官兵的民族大义和战斗勇气,打到水手也参战的时候,真正体现了那句话:“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帅船上的官兵哪里是什么海军,那是一船民族英雄!展现着朝鲜海军的军魂!
       最后是日本海军的战略有问题,过于拘泥于对李舜臣的攻击。如果在四艘战船围攻李舜臣的帅船时,其他一些日本船进攻其他朝鲜战船,其他朝鲜战船会怎样应对,是战还是逃?但不管怎样不会有后来朝鲜战船对李舜臣的支援,那时李舜臣的战船再怎样坚持也不可能胜利了。
      一国的海军能取得这样的胜利,在冷兵器时代大概是无法超越的高峰了(即使到了近现代,似乎也只有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战绩可以与之媲美)。希望今后看到更多反映海军战役的影片,继续展现波澜壮阔的历史。

《鸣梁海战》:任性的抗日神片,顶级的海战巨制!

       朝鲜是什么地方?
       朝鲜者,我东北之舌也,进可断我咽喉,退可撤我屏障,扰之则丧我颜面,世称外藩,实为天朝门户。
       这就是历次朝鲜战争的实际意义,当然,影片里的这一次鸣梁海战,与我们的关系不大,所以,这也是“自力更生”的韩国人,最愿意用来艺术加工的历史事件。
       但在我看来,这些艺术加工非但没有给李舜臣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反而还让人对李舜臣更加产生疏离感。因为,导演和编剧,并没有真的去描绘一个极其善于海战的军事家,而是塑造了一个不被人所理解的孤单英雄式的爱国将军。
       或许就像当时一样吧,更懂他的是明军的水师将领,而非他的同僚,这个天子陪臣,该有多么寂寞。
       这一点,在我看到电影里,朝鲜宣祖给他下的圣旨上写着,万历三十年的时候,更是有了深切的体会。

文/列文

       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一点,我不知道孙子怎么看,反正,作为一个外行人,我觉得这话相当正确,大概李舜臣本人也不会反对。
       但在电影里,鸣梁海战,这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占足了天时地利,偏偏忽略了“人和”。
       当然,导演并没有完全放弃“人和”,反而是为了着重表现这一点,从头到尾的改造了整个故事,讲复出的李舜臣是怎么收拢人心,将众人的恐惧转化为勇气,但这样一来,战役中的谋略,真正用来打败倭寇的武器,都成了笑谈。当然,这些问题,只有会问一句,“这样就能打败倭寇?”的观众,才会发现吧。

作为在今年创造了韩国影史票房新纪录的古装大片,《鸣梁海战》在中国上映无疑会带来近几年韩国电影的最高关注度。怀着万分期待的心情观影之后,发现这绝对是一部典型的“棒子精神”的抗日神片啊,61分钟海战戏波澜壮阔,跌宕起伏,朝鲜海军在悬殊的实力对比下痛击日本海军,比叶问“一个打十个”还要热血澎湃。关键这场大胜还不是艺术虚构,而是历史真实,所以也给了韩国电影人演绎历史足够的底气,将这场人类战争史上神话般的以弱胜强之战以更加神奇的方式展现在观众面前,从而打造出这部亚洲电影史迄今为止最顶级的古装海战巨制。

       彼时的日本,处于战国末年,刚刚统一在丰臣麾下(战国时代的终结,是以此役之后两年的关原之战为标志),那些从乱世里幸存下来的武士,大都与豺狼无异,视人命如草芥。所以,这些曾浴血奋战数十载的日本军队,在士气战阵,甚至是单兵作战上的能力,都是比较高的,这也是朝鲜一触即溃,明军苦战不下的原因。
       但是,中朝两军,也有制胜的关键,这就是大炮与舰船。这一点,其实电影里也体现出来了,作为大家概念中海战的标配,“坚船利炮”,朝鲜一方,基本全部配备了舰载大炮,甚至还有“火箭”,但是,倭寇却全部靠火铳来作主要武器,顶多就是有几杆大火铳(大筒),也顶不上太大的用场。
       要知道,大炮和火铳在射程上,可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至于“坚船”,不说李舜臣以艨艟为原型改造的龟船,有多能冲撞(倭寇上呈丰臣秀吉的战报里是这么说的,“朝鲜人水战大异陆战,且战船大而行速,楼牌坚厚,铳丸俱不能入。我船遇之,尽被撞破”),就连片中那种朝鲜主力战船,板屋船,都能把倭寇的船只(应该不是关船,都是运输船),撞个七零八落,你就知道双方在船只和武器的质量上,有多大的差距了。
       所以,这场仗是以少胜多,但绝非以弱为强,两者在实力上没有不可逆转的差距,可以称得上是奇迹,而绝非是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近乎人定胜天的神迹。

关于缔造“鸣梁海战”奇迹的朝鲜海军将领李舜臣,相信对亚洲历史和战争史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他的名字,《明朝那些事》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个令朝鲜人、韩国人引以为傲的“海军之神”。这个人的丰功伟业是同一个神奇的“大杀器”联系在一起的,那就是——“龟船”,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一个现代人拿着机枪走上了古代战场,跟龟船对战的日本战船只有一个下场——完蛋。如果日朝海战是个电子游戏的话,那么龟船就是BUG级的无解存在。所以,笔者对李舜臣创造的一个个人类海战史上的奇迹,倒是有一种见怪不怪的麻木了,但看了《鸣梁海战》才发现,原来在历史上,这一战没!有!龟!船!朝鲜海军仅以14艘板屋船,就击退日军300多艘战船,这样的海战奇迹无法不令人肃然起敬,而对这一奇迹的华彩演绎,则成为引人入胜的剧情张力之来源。

      从战前开始梳理一下,比较一下电影与实际战役的差距。
      朝鲜水师在漆川梁之战(1597年7月,此战之前三个月)中,几乎被倭寇全歼,只因为襄楔(就是电影一开始那小胡子,后来烧了龟船想逃,被射死的那位)临阵脱逃,才保留了十二艘战船。这就是朝鲜水师的全部战斗力,也是李舜臣用来翻本的本钱。
       日本方面,自以为全歼了朝鲜水师,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制海权,所以显得有些无所顾忌。当时,倭寇的计划是以海军,配合陆军,扫荡朝鲜南部以及海上的岛屿。所以,这三百余艘船中,有大概两百艘是运输船,主要都是给陆军的补给。
       在电影里,日军是带着庞大的舰队大举来犯,而李舜臣则抱着殉国的决心,想要带着自己仅剩的十三条战船(有一艘新造的龟船,后来被烧了),与之决一死战。战前准备时,朝鲜方面就是人心涣散,就连朝鲜国王李昖也给他下旨,要求其上岸作战。而李舜臣依然坚持故我,决议出战,这种以卵击石的作战计划,让军心很不稳,加上倭寇送来了一船人头恐吓他们,于是,出现了逃兵。
       有一个逃兵,就会有第二个,所以,李舜臣直接一刀砍了(艺术加工得太棒了,那剑基本就是湛卢的级别,后来再一次一刀切人头,不费力,有这种神兵,以一敌百,何足道也)。接着,“逃将”出现了,这家伙不但派人刺杀李舜臣,还把李舜臣最宝贝的龟船给烧了(查了一下,这人逃跑被击毙是属实的)。
       后来,那些水使(大概就是校尉级别,或者讲是舰长)还再次来请求,不要出战。李舜臣报以什么呢?把营帐全烧光了,逼他们全部睡在船上。
       电影里的李舜臣是这么和儿子讲的,他是要让他们把恐惧转化为勇气。好像挺有一点破釜沉舟的感觉,但是,情况假如真的是这样,明知要死还送死,靠斩逃兵能制止得住吗?上下一心,众志成城,好像没那么容易做到吧?
       于是,海战一开始,十二艘战船中,只有李舜臣的座舰朝敌人进发,另外十一艘全都停在原地观望。
       偏偏李舜臣的这一艘船,真的拖住了倭寇几十艘船的进攻。先是一轮炮击,击毁了不少,在与三四艘倭寇战船进行白刃战的时候,还是靠着大炮硬是挺了下来。
       接着,漩涡就出现了。
       而用来表达军民同心的情节,除了哑女传递信号,避免李舜臣的座舰被炸之外,还有就是有这么多划着小木船的百姓,硬是把李舜臣的板屋船给拉出了漩涡。
       真是太感人了,但也实在是太发挥想象力了。要知道,漩涡这种东西,不是位置不变的,随时可能会吞没掉他们的小船。但是,这漩涡是朝鲜人开的,只搅拌倭寇的船,却动不了朝鲜百姓的小木板。
       最最扯的当然不是这些,也不是那个拿火铳当狙击枪用的伊贺众(忍者),而是这十二艘板屋船直接撞向了倭寇的船队,而且是在本身毫无破损的情况下,直接撞沉无数倭寇船。有这种碾压的能力,战前还需要怕个鸟?
       而非常讽刺的是,敌军将领加藤嘉明在这时说了句,这就是他的智谋吗?
       先用一艘船吸引火力,再干掉来岛通总的水军(数十艘战船),接着带着其他十一条船,直接碾压加藤嘉明和胁坂安治的水军主力,这用的是智谋吗?这就是简单粗暴直接干。

影片主创很懂得打造一场酣畅淋漓战争戏的“欲扬先抑”之道,影片一开始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李舜臣,并非一个光环闪耀的战神形象,而是一个背负压力、孤立无援的悲情老将,力图在内因外因直指必败的阴云笼罩下,拼尽全身之力去捕捉一线胜利的曙光。外因方面,日本陆军势如破竹,朝军节节败退,日本海军在战船数量上也形成压倒性优势,唯一希望的龟船还被自己人故意焚毁,而日本海军赶来支援的先锋部队,又是海盗出身、智勇兼备的来岛通総所指挥。内因方面,军营里的士气已经未战先衰,李舜臣虽然身为“三道水军统制使”,但手下将领各怀鬼胎,他并没有绝对的掌控力。同时,陆军元帅权栗还命令李舜臣放弃海战,将海军兵力全部驰援陆军。在如何**这一“必败危局”的过程中,角色和剧情都开始闪光,韩国影星崔岷植塑造的李舜臣,首先表现出的是胸中的城府,对于军营内的“失败论”将领并未强力压制,而是用沉默和坚持表达自己绝不退缩的立场。其次表现出的是必胜的信念,虽然两军实力对比悬殊,他依然积极备战、考察战场,思考一切可能的克敌制胜之道。如果说上述两方面都是表现他的“大英雄”气质的话,那么影片同时表现出他的愧疚不安,则是贴近观众的人性化塑造了,为了激发出同仇敌忾的士气,李舜臣故意派侦察船出海,被日军杀死后割下全船官兵头颅送回。午夜梦回,李舜臣仿佛看到冤魂前来诉苦,此时他只是个悲痛欲绝的垂垂老者,而不是冷峻坚毅的大将军。当然,这种人性化的软弱在残酷的战争面前是不合时宜的,只有李舜臣的英雄气质才能扭转乾坤。于是影片进一步在这方面着力刻画,李舜臣对内放出三招“必杀技”,一是“杀鸡儆猴”,对逃兵二话不说亲自斩首;二是“破釜沉舟”,对抱怨多多的官兵干脆一把火烧掉他们的军营和粮草,断了他们后路。三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就是片中所说的“恐惧会令人失败,但恐惧也会成为胜利的精神力量”,而他“变恐惧为勇敢”的方式,就是将自己的主帅战船,摆在迎战日军的第一线,通过自己舍生忘死的血战和牺牲,激起其他观望的战船上面官兵同仇敌忾的血性和拼死一战的勇气。

       但事实上,根据史料记载(据称,导演查阅了《乱中日记》《宣祖实录》《李忠武公全书》之类的史料,还亲自带专家查了当地当时的天气地形,但他还是选了一个最英雄的故事),这并不是一场以卵击石的阵地战,而是一场伏击战。
       李舜臣其实从一开始就占据了“人和”,而一贯以“不打无准备之仗”出名的他,除了亲自勘探地形,研究时机,更是发动了群众,预先在鸣梁海峡,埋下了木桩,拉起了锁链。
       鸣梁海峡是珍岛与朝鲜半岛之间的一道海峡,这里的地形十分特殊,不但水浅海峡窄,而且水流很不稳定。这道海峡窄到什么程度,度娘说,只有249米,完全可以拉起一条铁索。除此之外,鸣梁海峡的水流也很奇怪,每隔几个钟头就会逆转一次方向,不但如此,它的潮汐落差也极大,据说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十米落差。而在水流逆转,涨退潮的时候,海峡里还会发出巨大的响声,这就是“鸣梁”这个名字的来由。
       度娘还说,今天的鸣梁海峡,建有世界上最大的潮汐发电站。这里的水流有多不平静,也就可想而知了,但倭寇偏偏不知道。再有,倭寇假如要选择一处海域做战场,就算不知道此地的水文状况,会选择鸣梁海峡这样不适宜发挥数量优势的狭窄海域吗?
       阵地战与伏击战的区别,一目了然。
       你说当时的朝鲜人怕不怕倭寇,怕。但你说这些水军将士,怕不怕跟着李舜臣去打倭寇?肯定不怕,这都怕,那还不如投降呢。因为,大家都知道,李舜臣有勇有谋,绝不会打枉死的战争。这就是他能够复出的原因,朝鲜水师都怀念这位能打胜仗的将军,他从回来的一开始就占着“人和”了。
       李舜臣对这一场战役的战前准备,做得依然非常充分,毕竟,他不是在拍电影,不能确定自己可以一刀砍下敌军将领的头颅,更不能肯定,开炮的时候可以指哪打哪。拿白刃战拍电影,特别能显示主角的英雄气概,可是,对于李舜臣来讲,这会直接破坏他的计划。
       他的计划是什么呢?派出一艘战船,将敌军诱入鸣梁海峡。
       是的,在电影里,这帮家伙是冲着李舜臣去的,但事实上,没有人会带着运输船和你玩决一死战。倭寇的海军将领,藤堂高虎正带着大军护卫运输船,除了执行扫荡全罗道海域的任务外,还要支援朝鲜南部的日本陆军。
       倭寇在发现李舜臣派出的战船后(不能确定李舜臣是否在船上),藤堂高虎就带着三十来艘关船作为先锋,甩开大部队来追击朝鲜水师。
       追到鸣梁海峡后,倭寇就遭遇了李舜臣的船队(据说他还动员了一百多条小船伪装成军船,以壮声势)。双方开火交战,但由于李舜臣一方有山体掩护,倭寇在兵力占优势的情况下,依然无法速战速决。
       就在双方相持不下的时候,漩涡出现了,倭寇一方的船只都是尖底船,在水流中船身不稳,乱成了一团,而适宜近海作战的朝鲜水师则借机开始全力反击。
       倭寇主力前来救援,又碰到海水开始退潮,这下子,李舜臣发动百姓埋在浅海底的木桩和藏在水里的铁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但使得倭寇的船只进退不得,而且还因此撞破了不少。
       李舜臣抓住时机,进行了猛烈炮击(白刃战的话,朝鲜能只阵亡34人?)。整场万历朝鲜战役,唯一阵亡的大名,就是在这时被乱炮打死的。对的,这人就是片中被描述成海贼王,并且专程来找李舜臣送死的来岛通总,但事实上,他出身村上水军,听命于毛利家,后转投织田家,在万历朝鲜战争时是从四位出云守,一位标准的大名(封建领主,即身为武士的大地主)。
       虽然影片说,此战日军损失八千人,几乎全军覆没,但这是朝鲜的一贯宣传,就连李舜臣本人也只敢说,“贼船有三十只撞破”,倭寇的伤亡不可能太大(怪不得导演敢拍板屋船冲进倭寇船队的场面,就是想说明倭寇这八千人是怎么被干掉的,可惜,偏离现实,也把李舜臣的谋略全毁了)。
       因为,李舜臣在取得战果之后,趁着黄昏,就撤退了。最重要的是,倭寇仍然按原计划行进,且完成了预定任务,即支援了陆军,而且扫荡了该海域,并击破朝鲜水师根据地,右水营,还攻占了在鸣梁海峡另一端的珍岛。
       总结一下就是,李舜臣借着天时地利人和,在鸣梁海峡布下埋伏,引诱倭寇来战,并成功伏击敌军,取得了一定的战果。在谋略上是相当精彩的,但现场肯定没有电影这么好看,因为,十二艘战船在远处开炮,借着火器的射程优势,还能有效杀伤敌人,真要冲进去,不只伤亡会很严重,就是胜负几何也难说。

对外,李舜臣也放出三招“必杀技”,一是地利,充分利用鸣梁海峡水流和漩涡,先在海峡中心下锚,用猛烈而准确的炮火给冲锋而来日军战船迎头痛击,随后以江心小岛为屏障,与围攻而来的日军战船展开血腥肉搏战,并且用同归于尽的不要命打法,用近距离的火炮轰击震碎日军战船。二是天时,利用鸣梁海峡开始产生巨大漩涡的时间,再次将战船摆在海峡中间挡住日军去路,吸引日军前锋主力在有去无回的大漩涡内展开决战。三是人和,李舜臣的“恐惧战法”终于生效,其他观望的战船最终全部用以一当十的勇气投入战场,扑向日军主力舰队。而日军方面则是“人和负分”,主帅藤堂高虎先是“坐山观来岛通総与李舜臣虎斗”,当来岛通総全军覆没,朝鲜海军士气暴涨之际,又顿时失去了决战的信念,只能仓皇败退。

       最后,还要再说一下,鸣梁海战的意义。这场仗的意义大不大?对于朝鲜人来讲,相当大,因为十二艘战船对阵十倍于己的倭寇海军,仍然获得了胜利,绝对可以鼓舞士气,这对李舜臣的个人威望也是相当有利的,而在当时,主帅能够让全军信服,上下一心,为国捐躯,就是最大的力量。
       可对于倭寇来讲,这一仗虽然输得难看,还战死了一个大名,但完全谈不上伤筋动骨。至于朝鲜宣称的破坏后勤供给,阻止日军西进,那是完全没有的事,因为,日军接下来的举动,证明他还是完成了战略目标,继续掌控着制海权。并且,陆上战局并没有因此而改变,明军依然与数倍于己的倭寇苦战,互有胜负。
       
       可以说,导演为了把李舜臣的英雄形象塑造得更伟岸,凸显出他的与众不同,且不让人所理解,不但让他逼着将士去以卵击石,还让他自己与敌人进行不对等的白刃战,生死悬于一线,而且无意识的忽略了他的谋略,甚至为了“证实”夸大后的战功,安排了一场板屋船直接冲进倭寇船队,将他们尽数撞破的戏。
       唯一体现军民齐心的戏码,竟然是百姓划着小木板去救漩涡里的李舜臣座舰,这样扯淡的情节,真的很考验导演的智商。
      必死则生,幸生则死(电影里是“必生则死”),的确很有战争智慧,但在这场谋略致胜的伏击战中,并不体现这个道理。可以说,导演抓住这句话,很好的迷惑了观众,提升了逼格,却把李舜臣从一个极富谋略的军事家,变成了一个绝境之中越战越猛的悍将。
       “漩涡”都成了陪衬,一艘船能顶住数十艘船的攻击,还与四艘船白刃战获胜,最终,十二条板屋船碾压倭寇的海军主力。这种叫以少胜多,赢得惊险的经典战例吗?这叫装备优势,兵员优势极大,先进打败了落后的“屠杀战”。
       导演是真的懂李舜臣吗?只是韩国需要一个神一般的“民族英雄”罢了,需要的是从李舜臣嘴里说几句符合现代人观念的话,来鼓励一下民众。
       谁会想知道,李舜臣到底是怎么打败倭寇的?
       一个不够合情合理的故事,就算再精彩,也抵不住观众的质疑。进而就是引发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这仗打得太假了,李舜臣是编出来的吧。”
       “明知要送死,斩一个逃兵有用吗?恐惧弥漫开去,将士知道毫无胜利的把握,应该是不等敌军来,就先溃逃了吧。”
       “既然日本船在朝鲜船面前像豆腐一样,可以随便撞。装备优势这么大,那怕什么呢?”
       “既然李舜臣全歼了倭寇的水军,那还要向明军求援吗?”
       “原来李舜臣全靠死拼和运气,那有什么了不起?”
       ……
       
       全片到了最后,最能让我记住的是这样一个情节。得胜后,朝鲜船内,到处都是喜悦的气氛,一个士兵说,他瞪了一个倭寇一眼,然后那个倭寇就吓得尿裤子了。
       我想,韩国人流行的都是这样的论调吧。所以,万历朝鲜战争后,朝鲜更加抱紧了明朝的大腿,二战后,韩国又让美军驻扎在自己的领土内。
       每次的朝鲜战争,我们打得都很不容易,虽然,只是不输而已。但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那些为了祖国利益而奋战他乡的军人们,他们的智慧与血汗,都不容我们忘记。
       我们不需要一个神化的将军,来激励我们的精神。真正的尊重,是相信现实的残酷,与真相的黑暗,仍不忘由衷的感激与敬佩,这些既平凡也与众不同的人们。
       愿他们吃过的苦,不让我们重蹈覆辙。
       而对于整个朝鲜来说,任由这样的观念扩散,神化的李舜臣不曾存在,也不会再出现,当一个新的军事天才横空出世,有血有肉真实为人的他,免不了要再当一回蒙尘的将星。
       就像诸葛亮,他只活在书里,心里,传说里。谁都不知道,他的智谋怎么传承下去,八卦阵、木牛流马、诸葛连弩,到底是怎么回事,有几个人懂。但幸好,孙子兵法犹在。

《鸣梁海战》在剧情层面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在海战场面上更是全程高能、刺激爽快,特效大场面和动作设计都达到当今韩国电影甚至亚洲电影古装战争的片最高水准,展现出震撼人心的视听效果,迸发出酣畅淋漓的热血激情。有李舜臣与来岛通総战术层面的斗智斗勇,有两方战船你来我往炮战枪战的火爆激烈,有日军登船跟朝军肉搏的血腥惨烈。既然有史实打底,影片主创们拍起海战戏来也格外“任性”,李舜臣方面自然是各种开挂,炮是打得最准的,几轮齐射之下日军三四艘战船分崩离析。箭是射得最准的,影片专门设计了一个“开挂对决”的小细节:来岛通総手下有个神枪手,在几百米开外用火绳枪连连射杀试图升起信号旗的朝鲜水军,还差点将李舜臣毙于枪下,接着这厮最终却被李舜臣手下的一个神箭手军官一箭射中眼睛,翻滚下船毙命。人是最能打的,日军三船围李舜臣一船,三船日军跳上李舜臣战船围攻,依然被勇气值满槽的朝军杀退;运气也是最好的,李舜臣战船虽然多次采用同归于尽的战法与敌船玩命,但总能转危为安,最后战船失控要被卷进大漩涡中,还有百姓群起用渔船奋力拉回。李舜臣本人也瞬间爆发“抗日奇侠”的暴击光环,面对向自己冲来玩命的来岛通総,挥起一刀将其头颅砍下,死尸跪倒在李舜臣面前,民族情绪的宣泄达到顶点啊,难怪韩国民众对本片会如此捧场。

       真实是最沉重的尊敬,是一部传记类电影的生命所在,考究了器物之类的细节,偏偏舍弃了合情合理的逻辑,那整个故事,就都与虚构的小说同等价值了。
       好在,他们还有一群努力的演员,把预定的角色,都演绎得很饱满,撇开这些深层的意义。作为一部煽动民族情绪,聚拢民心的主旋律电影,导演做得很成功。但愿,倭寇来袭之时,电影所塑造的李舜臣精神能派上用场。
       因为,天不复生李舜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彦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任性的抗日神片,士无贪生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