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二次曝光,当李安用意识流化的文艺片手法拍战

2019-09-25 19:31 来源:未知

妥妥的文艺片,一开始很难代入,主因是主角始终有一种游离感,从坏了说好像他的表演根本不在电影的频道上,从好了说,可以说契合电影意识流的氛围和主角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大概他的puppy face和deep voice也是造成知觉矛盾感的原因。这种状态倒想到一个角色很适合他演,加缪小说《局外人》中的主角。

记得就是从上次看观音山那段时间,我开始认真地看电影,并且写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文字。

图片 1

最后,向电影说的那样,人们会对战争有他们的理解,可这是“我们的生活”。所以这部电影注定没有浓烈的反战色彩,也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抱着看战争片的心态去看,怕是要失望,因为它的内核更倾向于文艺片,只能用一种平淡如水的方式叙述,很符合李安导演温润内敛的风格。至于成不成功,一半一半,至少是一次有趣的尝试。

我看了下表,大约十六七分钟的时候,即在冯绍峰和范冰冰逛超市的时候我就大体猜出了女主角精神分裂。这不是说我多厉害,而是看电影看得多了就能在导演故弄玄虚的几个镜头里察觉出来。因此,这恐怕又是一个瓶颈吧,精神分裂已经从上世纪末开始运用到现在十五年了,表现人物孤寂心理的还有什么新手法吗?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同的?那时候的你害怕吗?怀疑吗?你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别人看上去都普普通通那么自由自在,而只有自己,一点点的变成那个不想成为的样子呢?

跟上主角的思维节奏之后,观感还是不错的,这是一部情绪主导的电影,故事是次要的,所以情节支离跳跃都可以理解。情绪的表达很多时候要通过对话和人物表演的自然感达到,电影后半段抽烟闲聊的片段是最有代入感的一段,让人想到理查德林克莱特拍的那些话唠片。

回到电影本身。
上次看观音山就有一种体会,就是导演对电影过渡的控制。有很多电影会用这样的方式,前面讲故事,后面通过讲故事再深刻讲些东西或者直接讲些东西。这种常见的手法用不好的案例很多,主要体现在一个是节奏上,一个是在氛围上。我个人感觉这次的二次曝光在这两个方面都做得不够好。
二次曝光属于真正面向大众的电影,这类电影有什么特征呢?通俗的说就是,你说它是文艺片吧,它是商业片,你说它是商业片吧,还套着个文艺的外套。像二次曝光这样在前面用情节吸引人,在后面变得意识流的电影也很多,但是可以说二次曝光前面的几场冲突戏实在是很精彩,小三和争吵的元素比起观音山前半部分的剧情更不文艺更抓人,因此在后半部分转换叙述方式的时候变得过于强硬。

台湾电影一定都有文艺的元素,但文艺和有趣结合在一起比例又刚刚好的却并不算多,大部分都沦为导演自我意识的输出而非与观众的友好互动。不好的文艺电影最终趋于两极,要不就是通篇主角都沉默不语镜头晃动故事情节乏善可陈,等观众自己打破自己的耐心界限或接受现实或出离愤怒;还有一类主角无时不刻不在内心OS,大段大段意识流的长镜头和无意义的空镜,等着观众“垂死病中惊坐起”,然后再“仰天大笑出门去”。很多人因此误以为“文艺片”和“好好讲故事”是水火不容的,宁愿在商业动作大片的爆破、枪战声音里熟睡也不要去文艺片的电影院里睡着,说到底,“钱要花的值”。

有类似意识流叙述的手法,主体故事是中场秀的准备到结束一段短暂的时间,每一个小小的细节联想到一段回忆。一次有趣的尝试,缺点是不够流畅,成熟度有待提高。(也许可以找到更好的hook)

我在写观音山的那篇文字里就提到过一些现今大众观影人群对待文艺片的态度。那个时候,不论是范冰冰得了影后的效益也好,还是之前苹果被禁给李玉带来的名声也罢,都给观音山带来了七千万的票房。

头发总是到了阴雨天就卷卷的,出卖了自己的意识,拼命否定也不行,恨不得将自己敏感纤细的神经变得和“别人”一样,为什么只有自己有这么多的烦恼?为什么他们都说烦恼是和基因有关的?就算把头发弄成直的也解决不了问题,那我干脆就把它们全推了吧。

关于范冰冰我还是那句话,一个漂亮的女演员真的不好做,不论是对她本人还是对导演还是对我们观众。搜索整片就是对高圆圆的个人写真,二次曝光虽然没有如此故意,但由于全靠范冰冰演技支撑,在观看中,我还是忍不住跟别人赞美范冰冰的外貌。
台词是我很喜欢的部分,特别是几个主角的交流,很自然,自然到我感觉他们有演的痕迹。
可惜了霍思燕和冯绍峰的演技身材。
  
要说不足,每部电影都会有不足,但是要说到二次曝光让人觉得厌烦的地方,那就是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首先是范冰冰的面部特写,我个人感觉范冰冰不是那种演技会很细致到脸部,而是有爆发力的演员,加上她精致的容貌,让我从一开始的欣赏变得开始觉得过分。然后就是航拍和跳水,导演生怕观众不明白那个溶洞是女主角的内心世界,一遍遍地开船跳水进去,一遍遍地跳水出来,水上各种飒爽英姿,水下各种蛙泳自由泳,回想起观音山就以范冰冰水下镜头作宣传,真的让人感到厌烦。
这一系列啰嗦的重复开始给观众打下铺垫,到最后范冰冰和冯绍峰亦真亦假的情节时根本耐不下心来分析,加上之前说到的叙述方式转换过于生硬和节奏长度上没控制好,结局的一味让人感觉李玉真的是不知所云故弄玄虚。

图片 2

在看二次曝光前看到预告片和人物采访,说这次着重讲的是女性暴力。女性是李玉一直关注的,暴力大概是制片方做宣传夸张了。
在我观看到的李玉的作品中,暴力是都会出现的,不论是女性在社会中遭受的暴力,还是普遍存在的青少年暴力问题,但到这次在我看来暴力却是缺失的,范冰冰杀人开车撞死人范父亲杀妻都算不得是暴力,只是个人一种情绪宣泄的表现。

好喜欢这样的电影。青春又明亮,虽然偶尔也有忧伤和无奈,但没有什么是不能在妈妈的背后睡一觉之后解决不了的。尽管每个人都在生活里试图和什么不可见的东西作战,自己也知道徒劳无功可还是执拗地坚持着,很多情绪是突发的,可细细观察又能从生活的一点一滴中找到微小的线索,他喜欢他,她喜欢他,也可能并不是,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青春的羁绊总是开始于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友情也好爱情也罢,就是这种朦胧的没有界限的感情才让它显得迷幻而美丽,又暧昧又勇敢。

这两句用来回顾这两年中国内地文艺电影的发展与票房,我想再合适不过。

图片 3

内地的知名的演员开始愿意参与文艺片的创作,这是好的事情。当然,参演过文艺片暂且不论它是否叫好又叫座的光环,在现今无疑能不可言语地提升演员半个档次。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文艺片在内地电影能成为一种光环,也是它开始受重视的一个表现。

图片 4

公司注重培养新导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黎黎洲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文艺片在内地发展到现在又有着一种有趣的宣传手段,被禁。
十年前就开始网上流传的中国几大禁片,给田壮壮一行人又带来了一阵小范围的追捧,现在不用回避地说,什么娄烨李玉之所以能走进大众视野,完全是因为上部电影的演员露了几个点。怎么说呢,我想他们不是故意而为之,我也在跟我同学解释他们疑虑的时候说,性是人类最本能最直接的一种感触,所以在一些文艺创作上都不会回避。但也无法避免的我就有同学把它当成高级黄片来看。
然后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文艺的电影就开始被禁了。被禁本身就有一种暧昧的态度,政治是电影,电影不是政治,有的片子遭到删减是因为性,或者在故事背景出于的大时代的描写,这些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有的片子好像故意挑起事端似的去触碰一些东西,这种禁,你被禁了就是英雄,但是你不去拍这些禁的还能成为英雄吗?

所以我很喜欢这一部电影,它具备了文艺电影需要的一切元素,但并不让人觉得乏味。少年的意识里充斥着突发的隐喻和幻想,他很喜欢自言自语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同时,在这个电影营造的空间里时不时会出现以少年为第一人称的视角,它们可以是晃动的,但大部分时候色调饱满构图优美,这些无疑都是一部电影彰显它“文艺”气质的要素。可贵的是这些元素始终在为一个好的故事服务,不到40分钟的电影,把3个孩子各自的“挣扎”和“放手”交代得清清楚楚,过程流畅细腻,足以达到感动观众的力量。它也证明了“文艺”和“有趣”完全不是相互排斥的,“文艺”不是无聊的托词,”有趣“也不应该只是低级趣味和简单粗暴的笑料轰炸。这样的电影,很值得一看再看。

但是,文艺片又面临着和小成本电影划等号的尴尬境地,这往往是我不能容忍的。主角们命运多舛了几下,故事放在了穷乡僻壤,编剧加了几句不真实的哲言,摄像在片尾打了几个暖光,甚至是网上那些时而吐槽时而怀旧、大用道具赚共鸣的视频,一一标上了文艺的标签。在这方面,首先的确是我们大众所普及的电影不够,对电影剧情的敏感度和思考都还稚嫩着。然而再回过头来看,观众在观影感受的考试上表现的不好是观众当时没有学好吗?还是影视界没有教好,没有给够观众一些足够他们提升自身的作品来学习。
我以前就说过,是,是有些人就一味地在豆瓣上给外国影片打高分,给内地影片打低分,但是电影制作者们呢,他们好像也认同着这些观点——我们内地就能做出这样档次的电影,我们就是这个水平,你们观众也就是这个水平,也就看看这个吧。这种你嫌我差我嫌你笨的现状到底是内地电影环境的原因还是制度在使然?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次曝光,当李安用意识流化的文艺片手法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