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场的回忆,其实比战争更可怕

2019-09-25 19:31 来源:未知

依托舞台表演这一个场景,比利回忆起自己在伊拉克战争中的种种经历。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战争中班长的牺牲,和自己近身杀死敌人的经历。真实场景很少,就是一个舞台,但是通过镜头拉近对人物的心理变化刻画的极好。
在班长牺牲的那次战役开始时,比利很紧张,身体在颤抖,嘴唇不停的急促呼吸。在和敌人近身搏斗时,他还是很紧张,可是这个时候,命悬一线,只有杀死敌人,自己才能活下来。敌人的鲜血慢慢流下来,不再挣扎,他瘫坐在地上,失去了灵魂。正如发布会上记者问他近身肉搏的感想时,他说当时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和平中的人,都想听这些归来的英雄讲故事,却忽略了战争对战士的心灵创伤。
进入舞台时,比利还在像在战争中一样,机警的望着每个人,企图从这些人中发现敌人。在舞台中表演时,每一声炮响,都能引起比利在战争中的回忆,以至于结束后,他还在紧张的站立着。战争中的阴影,久久挥之不去。姐姐希望他能够去看心理医生,是很正确的。他们不仅承受着痛苦,还承受着战士这个职业的可悲性。国人对傻大兵不理解,甚至于看不起,还有就是退役之后每个人都前途渺茫。
在运回班长的飞机上,有的人赚了钱在飞机上开心喧哗,班长的遗体就静静的躺在旁边。这确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像一个人接到亲人噩耗,坐车匆匆赶回去,可是车上不会有人在意自己悲伤的泪水。他们跟在歌手后面,排着队站立。这一幕其实让人看的很心酸,他们像被众人玩弄的演员,没有人会在意这些英雄,人们更加喜欢那些歌手。表演结束后,B班的战士和拆卸舞台的工人发生了口角,引起了打斗。没有人会真正把这些傻大兵,当做英雄,他们真正好奇的是,这些人独一无二的经历,所以才会有商人用五千的价格,来买下他们的故事。人人向往和平,可总是要有人来捍卫和平。
中场表演结束后,姐姐强烈要求比利留下来,不能再回去了。比利多想逃离战争,带着心爱的姑娘远走他乡啊。同行的战友,也多么想回家,看望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呀!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都有自己的上半场和下半场,总不能在上半场看到艰辛就懦弱的逃离。只有在中场休息时,才有时间和精力,来细细体味。
 一切终将黯淡,唯有被爱的目光镀过金的日子在岁月的深谷里永远闪着光芒。但愿他们下半场,能活着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么多电影,今天第一次突然就有了一种写影评的冲动。在影评的开头,我想说的是,以下的文字都完全是我个人的观点。不同的人,能读出不同的感触,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只是表达出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文笔不好,大家见谅。
————————————不知道叫啥名字的分割线———————————
首先,这是一部反战电影。以前的反战电影,大多数从战争的残酷入手,枪林弹雨,血肉模糊的尸体,战场冷酷令人畏惧。但是这部电影,我的理解上来看,李安想要着重表现的,是处于和平环境中的人们对于战争的冷漠。
是啊,对于和平中的人们,战争实在是太过遥远。不管再怎么描述战争的残酷,通常人们的行为,可能就只有一声惊叹,甚至是惊喜。电影里面,比利对橄榄球队员描述武器打在敌人身上的效果。本来是一件极度血腥与恐怖的事情,他得到的答复却只是“cool”。现实中的人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于是,李安着重表现人们的冷漠,似乎这样反而能够激起观众们的共鸣。
电影中的人物,很显然被分为了两类:和平中的人和战争中的人。大量的脸部特写其实描述了主角的心路历程,而他的困惑,从回到美国开始,就从未停止过。“为什么人们表彰的,是我最痛苦的一次行动”。只有战场中的战士,才能体会到战友牺牲的痛苦,与敌人搏斗的猝不及防,甚至是把敌人杀死在自己手下的惊恐。这种情感是复杂的,但是和平环境中的人们,把这一切都归于了一个简单的词语:英勇。他们崇尚英勇,他们宣传英勇,他们表扬英勇,他们只看到了战争的皮毛,却不知道战士们的所谓英勇,甚至是下意识的,没有思考过的。鞭策他们的,只是战场上面无尽的痛苦。战争带来的苦难,更多的是给了战争中无辜的人民。伊拉克老妇的哀嚎,儿童无奈悲伤痛苦的眼神,都在时刻刺痛的我的心。战争的残酷,在本片中其实已经展露无遗,但是像明星一样地对待战士,甚至用歌星来衬托表彰他们的中场表演。越为绚丽的舞台,越为华丽的表演,越为璀璨的明星阵容,就越为讽刺。人们将令人敬佩的战士,战场上的英雄,刻画成了娱乐明星,这简直是对战争的亵渎,对战争的漠视。
人们对于战争的冷漠,不仅在于他们感受不到战场的残酷,还在于他们对于在战场上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战士的不尊重。在观众席上,有观众对这些战士冷嘲热讽,完全无尊重地开一些玩笑。将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说成是gay。在后台,工作人员与战士们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甚至还说出了“没想到美利坚的战士是这样的”这样令人心寒的话。同时,还有很多人只是想要利用这些英雄的名声来赚钱。在这个时候,正气凛然的班长就成了战士尊严的守护者。首先,他毫不留情地让一个心怀鬼胎的石油老总颜面扫地。而这段剧情的高潮,在于林恩和班长和大富豪诺姆的斗争之中。本来说好的一人十万美金,变成了一人五千五百美金。诺姆振振有词,说“有总比没有好。”。班长被拉到外面以后,诺姆还想要一个人将林恩洗脑,企图让林恩将班长说服。然而林恩在这个时候是清醒的。是啊,难道战士们在战场上浴血拼杀,难道就只值这么一点钱吗?这五千五百美金,其实出卖的是士兵的尊严。林恩最后说:“有些时候,没有也比有一些好”。他们成功地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这个电影里面还有很多令人感动的细节。当他们第一次出动的时候,班长蘑菇对每一个人说“我爱你”。这时候,影厅中传来了一些笑声。几个大男人互相说“我爱你”,这一开始确实让人感觉有一点搞笑。还有后来,橄榄球场前排那个观众也说几个战士在壕沟中干一些非分之事,这确实令人气愤。但是最后,比利坐上了驶向伊拉克战场的悍马的时候,战友告诉他“我们现在是一个战壕里的人了”。随后,林恩对所有人都说了“我爱你”。影厅里没有再发出一丝笑声,因为人们都明白,战友之情,真的是可以与亲情,爱情比肩的一种为最真挚而宝贵的情感。
总之,李安想要通过这部电影,来表现和平环境中的人们对战争的冷漠。在影片的最后,其实是整部电影最为讽刺的一段。橄榄球场的员工不依不饶,冲出来殴打这些从战场归来的战士。那一刹那,所有战争的残酷画面都在林恩的眼前重新浮现。坐在车上,战士们说道:“让我们回到跟安全的地方,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回到伊拉克战场上去吧”。其实,人们的对战争的冷漠,难道不比战争更为残酷,更为危险,更为可悲吗?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下文简称《中场战事》)正式上映前,曾亮相10月中旬的第54届纽约电影节。万众瞩目下,《中场战事》在纽约电影节几乎是遭到了美国主流媒体的一致差评。这让国内许多安迷颇为疑惑,《中场战事》真的这么差吗?
 
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中场战事》国内上映,好评如潮,豆瓣评分高达8.5分。并不是因为这是李安的作品,所以观众先入为主认定它必然是部杰作,而是电影的确是一部佳作。美国主流媒体对《中场战事》的不喜欢,或者仅仅是因为,电影对“美国梦”进行了辛辣的讽刺,《中场战事》是对美国主流叙事的一次有力冒犯。
 
这部电影讲述了什么呢?比利所在的B班士兵,在伊拉克赢得了一场3分43秒的短暂胜利。一夜间,他们成了美国的英雄,还被邀请参加超级碗的中场秀。但在中场秀的烟花、灯光和舞蹈中,比利脑中不断闪回的却是在伊拉克的战争记忆。
 
《中场战事》中有两个美国。
 
一个是“美国梦”中的那个美国。拉维斯的庞大体育馆,超级碗,人山人海,灯光,烟花,超级明星,高谈阔论的资本家……这是盛世美国的一个缩影,人们幸福自由快乐地生活。而比利和他的战友,被所有人视为英雄,人们为他们喝彩,褒扬他们,敬重他们。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hienHs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另一个美国,是伊拉克战场上的美国。是普通伊拉克家庭的破坏,孩子们仇恨的目光;是比利所仰赖的班长的死亡;是比利在枪火中与敌人近身搏杀,刀抹过伊拉克平民男子的脖子;是他们永远挥之不去的战争梦魇。  

图片 2

另一个美国,也是他那个濒临崩溃的家庭;是他们被绝大多数美国人当成猎奇、表演和消费的道具;是他们逃离战场后与日常生活的格格不入,他们难以找寻到新的意义……

比利和战友们的中场表演,这其实只是短短几分钟时间,然而于比利而言,却无比漫长。因为两个美国在他脑中不断闪回切换,两个美国相互交织。第一个美国是恍惚的,虚伪的,毫无意义的,令人厌倦的,第二个美国才是他所真实经历和感受到的,残酷,残忍,乏善可陈。与其说,美国真的如此糟糕透顶,毋宁说是,战争已经成了比利的创伤性记忆,战争的梦魇已经深刻影响了他和他的战友对正常生活的接受能力。
 
比如中场表演切换,比利和战友走过后台时,突然放起了烟花,烟雾腾起,比利的一个战友立即神经发作,对工作人员动粗,因为声响和烟雾让他恍然以为自己身在战场;比如比利的姐姐帮他申请心理医生,希望他不要再上战场,可比利却发觉,打仗确实烂透了,可他实在看不出这种无聊的和平生活又有什么好的……这让人联想到真实生活中的一组数据:美国17%的流浪人口是退役军人;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160万退役军人中,20%左右被确诊患有PTSD或抑郁症,剩下的80%里有许多人不愿意进医院,不愿意看心理医生,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问题”(引自豆瓣影评)。电影据此对所谓的“美国梦”进行了有力的质疑和反讽。
 
因为电影涉及到战争、士兵、心理创伤,这自然让人联想到本片对于反战主题。“我们要热爱和平”,“战士们是勇敢的,他们是英雄”,这些“政治正确”的话几乎人人都会讲,它固然会提醒人们对战争的关注,可与此同时,它又导致了人们对于战争的认知理所当然。就像当记者问比利与敌人近身搏杀时是什么感受时,比利回答没有感受,因为根本来不及想。可旁观者却急于为战争总结出一番意义来,因此比利说,“这感觉其实很奇怪,为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天得到表彰”。至于战争,也并非正义邪恶这样简单而泾渭分明,战争是罪恶的,但战争却是战士们的皈依,因此比利的班长对他说,他们所为之奉献的,不一定是国家,不一定是上帝,是任何大于自身的东西。
 
同样是反战,但李安的思考维度并不是口喊几句“热爱和平”,他以一个真实的战士的视角看战争,让我们对于战争拥有一个更为深刻复杂的认知(“原来觉得战场特别危险,现在通过这次,走了这一遭之后,觉得回到战场才是最安全的。”)。我们或许不难理解美国主流媒体对于《中场战事》的反感。相较于借助战争讴歌美国主旋律的《逃离德黑兰》等,《中场战事》无论是镜像表现还是文本深度上,都高出了不小一截,差别仅在于,《中场战事》不是主旋律,相反,这是一部冒犯之作,它冒犯了一向“政治正确”的美国梦和战争话语,揭露了更多时代阴暗面和人性阴暗面。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首次采用120帧/秒的拍摄,这个重大的技术革新,一度让影评人将讨论都集中在技术上。但电影技术终究是服务于内容,120帧更为逼真清晰的视觉效果,能够更为精准地将比利的心理冲击表现出来。虽然很多观众无缘感受120帧的效果,但此次3D版的视觉效果也堪称无与伦比,立体感和现场感都远非我们以前看过的3D片所能比拟。总之,无论是内容还是技术上,《中场战事》都是李安的水准之作。

——首发上海观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曾于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场的回忆,其实比战争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