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五年前的乐评,观影之旅

2019-10-03 20:22 来源:未知

两年前,我初二.
两年后,我十五岁.
两年前,说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离不弃矢志不渝.
两年后,见面只剩微笑,某些刻意躲避彼此心里都明白.
两年前,手里握着三盘<<黑色柳丁>>.
两年后,从网上下载十三首新歌,<<太平盛世>>的封面,在我主页上......
两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百感交集抑或不痛不痒.
我小心经营着自己的生活,偶尔惊喜,偶尔难过,偶尔开心,偶尔烦闷.
身边的人是谁来了又走了.
为谁哭红了眼又是为谁摔破了脸.
两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
可为某一个人的执着却没有变.
两年的等待换来一张<<太平盛世>>,而我的太平盛世在哪里,没人会愿意帮我成就.
两年的时间走的太快.
没有像当初等柳丁一样的漫长.人一旦老了之后都会感叹白驹过隙光阴荏苒.在时针分针的轮流交替中,啪嗒啪嗒,年龄就不自主往上攀.
我的少爷由三十三岁来到三十五岁.
或许,我的少爷该叫老爷了.
老爷的确老了啊.
所谓的盛世并没有预想中的满意.老爷毕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儿女情长不得不在身边围绕.而我们对此却不能释怀.
我们的老爷永远是用音乐警世用音乐改朝换代绝不会因为年龄更迭而退步的音乐人.不能是哼唱某些调子就了结了的.
我失望了.
不管大陆卖了几十万张亚洲卖了几百万张那怕全球卖了几千万张,我们要的是从聆听音乐中所得到的感动与共鸣.可这些在盛世中,我看不到踪影.
那种一触即发的感觉被谁消磨了啊.是不是故意呢.有没有伤心呢.
柳丁是老爷的顶峰.
就像大多数摇滚乐队,随着顶峰时期的到来,下山的路也准备好了.
老爷我知道你是心里不济.
如果能像柳丁一样,不说两年八个月,五年我们也愿意等.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骄傲的说:
我是听老爷的音乐长大的,我由黑发变白发.
我确实渴望这样啊.

图片 1

小时候的梅看到莹白如玉的木瓜籽,很想碰一碰,却被阿婆喝止.
长大后去了浩仁家,又一次用木瓜做菜,再见木瓜籽,这回她终于亲手触摸到了木瓜籽,
这就隐喻了,梅作为第三代女性,已经从束缚中逐渐挣脱,能够追求到自己的爱情,
这也是导演呼应片名的用心之处 .

船只化作小点,继而消失不见.

还有,多次出境的蟾蜍;给老爷治病的针灸;二少爷抚摸母亲的脚,以安慰老爷离家出走之痛;每晚的宵禁声和屡屡出现的飞机声,都体现了越南的时局之乱.

“你既心疼,便交给你了.”

偶尔发现这部片,导演居然是越南人,我印象中的越南是比较落后,穷困,原来越南也有这么有名的导演吗?
陈英雄----越南裔法国导演
他的代表作有<番木瓜香>,<三轮车夫>和<夏天的滋味>.

王徽之突然一下被吓得不轻,画笔重重点了下去,在纸上洇出一大块墨迹来,他也不画了,丢开笔,将那画乱揉一通,直接从窗户里扔出去了,嘟囔着:”谁看到我画他了,我不过是胡乱作画……”
清桐扑到窗边去看,纸团早就不见了踪影.他回过头来发现少爷气鼓鼓地看着自己,脸还那么地红,自己还是不要招惹少爷了……

总之,这样一部很少台词,节奏缓慢,又是在热带拍摄的片子,却丝毫没有闷和热的感觉.只有一股清新,片名,恰如其分,
在这个充斥着节奏与压力的时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慢下来,静下来呢,那么来看看这部舒缓柔情清新唯美之作吧.

船里,清桐终是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桓公子吹得真好听……”他抹着袖子,向他家少爷凑去.王徽之一脸嫌弃,”都这么大人了,哭什么哭,待外面凉快去.” “我当时都快吓死了,那轿夫凶得像熊……呜呜”清桐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一边乖乖走出了船舱.

故事发生在越南的西贡,这是一个亚洲版灰姑娘的故事.讲述了佣人小梅的一段生活经历.
在小梅还是小女孩时初入主人家,因着与主人家已故女儿的神似,而特别得到女主人的眷顾与疼爱.
这样一直生活到了少女时代,因为女主人老去,大媳妇接任掌家,而决定送小梅去别家做佣人.
好在,命运总是眷顾着小梅的,这次的主人,就是小梅从小到大都暗自喜欢着的少爷朋友浩仁.
最后,就像童话的结局罗.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他那日出门前,心下一动,带上了柯亭.
玉笛质地清凉,但在他抚来却有几分暖 意.
其实只是去郊外走一走,春来天气渐暖,听闻那青溪上早已舟楫如织了. 自己连日在家练习新曲,却如何也不得意,心下略有些烦躁.趁此机会去赏玩春景,还可以解解乏.
此后他回想起今日,便相信了”缘分”这二字.

二少爷用蜡烛油除蚂蚁那一段.
被白蜡困住的蚂蚁,尚有一只存活.被他用手指摁死,也暗指越南女性,在传统观念的束缚下,不可逃脱的悲剧命运.

船已经行的远了,这里看不到岸边,只能看到几个河上小洲,郁郁青青,孤零零地就在那里.风吹来,有一股新鲜的味道.看着天边的落日一点点沉进河水,清桐慢慢平静了.不过肚子却开始叫了.清桐想,少爷也应该饿了.

画面之外,还有很特别的音效和很少量的台词,都是这部片子与众不同之处.
全片贯穿了蝉声,立体地交代了热带气候的背景.
配音的乐器应该有月琴吧.那拨弦声很新鲜,
时而调皮的音乐,配合着小少爷的调皮,很让我想念起了宫奇骏的<龙猫>.非常可爱.
台词的处理上"留白"了,这样更诗意,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缓步走向胡床,坐下,仿若一尊玉像,纹丝不乱. 那笛,就是柯亭了.
笛声响,万物凝.

再看女主角,小女主角,清纯可人;大女主角,则尽显越南女性美,不裸露而有十足的性感,留意冲凉脖子那段......

清扬高亮,仿佛看得见最清亮的星河. 回环婉转,好似能融尽世间冰雪. 三折三扣,好像在诉说清和喜悦.

整部电影看完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细节之美".
小少爷的调皮捣蛋,他在片中就是顽劣,诙谐的角色,有几段捉弄梅的情景,描写得特别细腻,幽默.
如梅在擦地板,他把小脚丫子,往铁桶上一踏,小脚趾往水里探一探;还用蜥蜴吓唬梅,又在花瓶里撒尿.极尽顽皮之能事.

惜桐睁大了眼睛,正欲开口,只听外面人声鼎沸,连姑娘的笑声那么刺耳.又觉得船底忽然一动,外面的两个船夫忽地站起,欣喜地说到:”是桓野王啊.没想到今日在此地竟能看到如此人物.”

陈英雄是摄影出生,一个个镜头都美丽不可方物,以花鸟鱼虫和静物作为主体,以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绿色作为基本色调,
使用长焦镜头,展现了越南那浓浓的东亚风味,剪辑流畅,自然,写实.

桓伊收回目光,走向车轿.很奇怪,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之事一般,刚刚音符随着心动和指动流淌出来,自然地如同流水.他许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片中的老太太,太太和小梅三代女性角色的情感经历,代表越南女性的三个不同阶段,少年的,中年的,老年的.
老一代越南女性传统,不可逾越,如老太太和她那位远远的守望者.
中间一代越南女性隐忍,挣扎.如太太和纨绔的老爷.
新一代越南女性的则试图冲破世俗的樊篱.如小梅和浩仁.从主仆变为爱人.

“快去,信不信我打你?”王徽之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凶狠的表情,同时抬起了一只手. 清桐拖着千斤重的腿,哭丧着脸,向对岸走去.

一曲终了,人群还静置在那里.王徽之低头看了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一只小鱼调皮地摆摆尾巴,他终于晃过神来.

清桐还在呆呆地想着,不过下一秒,他就笑不出了,甚至有点想哭.少爷用手指戳戳他,给了他一个无比灿烂以至于令他发怵的笑,指指对面,然后说:”去,让那个轿子里的人吹笛来听听,看他是真的江左第一,还是徒有虚名.” 清桐的嘴巴又张成了鹅蛋大,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图片 2

外面的人声越来越杂乱了.
“这吵吵闹闹的,停在这里做什么!惜桐,可以走了没有?”王徽之不耐烦地叫到.
“嘿嘿.”惜桐从外面闪了进来.,”少爷您真不出来看看?姑娘们都出来踏青了.”

周围静得像夜里的河面一样,惜桐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良久,他抬头看看轿子,一丝声息全无.轿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大吼一声:”都散了,不许再来打扰将军.”人群知趣地散了,此时只有尴尬。

     王徽之赴召京师,泊舟青溪侧。素不与微之相识,伊于岸上过,船中称伊小字曰:“此桓野王也。”徽之便令人谓伊曰:“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伊是时已贵显,素闻徽之名,便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伊性谦素,虽有大功,而始终不替。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晋书 桓伊传>>
    性卓荦不羁,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晋书 王徽之传>>

他踱出船舱,才觉外面晴光甚好,岸上绿柳依依,可爱地很.那人头攒动之处,只看得到一个轿顶,车夫尽力拦着从四面涌上来想要拉开车窗的人,骂也不是,推也不是,憋出了一头汗,真是滑稽至极.

那边,桓伊起身向众人作了一揖,人群慢慢散去了.但桓伊还未走,他向船上看去,那白衣少年也就那么看着他,一双眼睛本生得倨傲,眼神此时却无比宁静.船渐行渐远,少年未挪动过身体.

王徽之此时站在船上,脸上全无刚才的漫漫笑意.他自然看到了清桐的窘迫,不过心中却有谜一般的笃定.他看着那辆静得如同一枚落定棋子的车輦,认定车里的人也在看着自己.

幸好船夫很及时地来了一句:”吃晌午饭喽.”
春气上升,傍晚的河面上吹着暖风,一叶小船,渐行渐远,逐渐消失不见,似乎与那落日一同沉进了河面.

清桐终是挤开了河畔的人群回到了船上,眼睛红红的,竟一字也不能言语.
船夫忽然一拍脑袋道:”坏了,该误了了时辰了,行船行船.听说这二人是要往皇宫里去的……”说完便去寻船篙.

清桐走进船舱,却见少爷正在伏案作画.他悄悄靠近,歪头一看,立马欢喜道:”这不是桓公子么!没想到少爷你看得那么仔细啊,简直和桓公子一摸一样嘛!”

青溪河畔,画与声一齐流动.

先是一架胡床,后是那个人,身着白衣,长发束起.

图片 3

夜幕低垂,桓伊坐在案前,将今日吹的曲子乐谱写下.三折三转,不妨就叫三弄吧,他心想.又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浅浅的笑.
自古交友何必相识,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们早在轮回中相遇过无数次,因此这一次,只请一个微笑赠与我,好让我记起,那是你.

王徽之自然是听清了这番话,待转过身来,惜桐早就不见了影子.外面的欢呼声越来越大,他心里也越来越好奇.”桓野王,他是听说过的,不就是和别人一同打了一场胜仗嘛,哦对了,笛子好像吹得还不错,蔡邕的柯亭笛也在他手里,不过这就能被称作江左第一么?”

车帘掀开半角,马夫侧耳过去,紧接着,他打开了车前的帘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只胡床.

王徽之开心极了,哈哈大笑,是什么人还能安坐轿中,此时还不露面,装什么清高.清桐看着旁边捧腹大笑的少爷,最终慢慢合上了他吃惊的嘴巴,算了,见怪不怪啦,少爷的想一出是一出,他还见得少吗. 不过他就是愿意呆在少爷身边,这天底下,还有比少爷更聪明的人吗?被老爷罚去练字,只一晚上便写出了连老爷都分辨不出的<<兰亭集序>>……

“不看不看,行船.”王徽之一扭着头翻
了个身,肚皮上的折扇啪嗒落地.惜桐猴一般地蹿过来,赶忙拿起那把折扇,宝贝似的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又吹了吹,既委屈又心疼地对他家少爷说:”少爷,这可是老爷的亲笔,我当初好不容易才帮你从卖鹅老妇那里弄来的,花了好多银子呢.”

微微弯腰,轻轻一跃,投来一个微笑,那双眼睛,仿佛能融化初春的寒冰.

人群开始欢呼,船夫神色中添了几分爽朗,不无感叹地说:”这世上还有如此好听的音乐,我真是头一回见,不,头一回听啊.”

清桐咬咬牙,也准备转身走了.却听得那轿内传来一句声音,比琴声更清越,说道:”你家公子是何人?”清桐两眼重燃起了光芒,不无骄傲地说:”琅琊王子猷.”

【梅花三弄】http://music.163.com/song/5274677/?userid=471710316

上了岸,清桐回头一看,自家少爷一脸畅快,还不忘对他说到:”那人叫桓伊.”
清桐走到了人群的最外围,咬咬牙,奋力扒拉着身边的人,终于挤到了最里面.一抬头,轿夫一双发红的眼睛正瞪着他,吓得他一哆嗦.他怕自己即刻就要被轿夫扔出去,便鼓足了气,大声说道:”我家公子,素闻桓伊将军江左第一盛名,今幸得见,请为吹笛一曲,以闻雅音,洗却耳闱.”他恭敬地做了一个揖.

王徽之此时正卧在船舱中看着舱顶发呆,肚皮上架着一把折扇.
“此次皇帝召我入京不知所为何事?若是入朝为官便罢了,要是让我跟着那群武夫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打仗……我定然是要推辞一番的,父亲说什么不可忤逆天子,哪里有那么严重嘛……”他想着想着,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莎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年前的乐评,观影之旅